网站首页 购买飞机 二手飞机 飞机导购 航校报名 飞行学院 飞机图库 深度报道 业界新闻 专题汇总 私人飞机论坛
私人飞机网 > 正文
赛斯纳庞巴迪

近期5家欧洲航空公司相继宣布破产引关注

私人飞机网 更新时间:2018-10-08 09:04:49 来源: 字号:

  股东几经变化 VLM二度停飞

  VLM航空公司于1993年5月开始运营,在安特卫普国际机场和伦敦城市机场之间提供定期航班服务。VLM曾被法荷航收购。2007年12月24日,法荷航同意从Panta Holdings收购该公司。截止2007年年底,其净利润为360万欧元。2007年营业额增长1.12亿欧元,乘客人数增长9%,达到74.58万人次。此时该航空公司雇佣400多人。法荷航于2009年5月28日宣布,VLM将逐步开始以CityJet品牌运营。值得一提的是,VLM曾经将自己宣传为欧洲领先的“商业航空公司”,并尝试在服务的过程中体现这一特质。乘客可以在登机后享用新鲜的饭菜,所有乘客都用玻璃杯饮用饮料,用瓷杯饮用茶和咖啡,这样的服务在短途航空公司中并不常见。在与CityJet合并后,这些服务被取消,仅在短途飞行中发放比利时巧克力及其它糖果。

  2014年初,法荷航将CityJet出售给德国IntroAviation之后,IntroAviation决定拆分Cityjet和VLM。2014年10月,VLM的管理层进行了管理层收购,VLM独立于CityJet和IntroAviation。首席执行官亚瑟怀特成为大股东。该公司继续为Cityjet提供服务,并提供包机服务,并重新推出从安特卫普机场到日内瓦和其他目的地的定期航班。2015年12月,VLM航空公司宣布在3架飞机基础上新增3架飞机。并在2016年2月执行3条德国国内定期航线,三条航线此前由破产的支线航空InterSky运营。

  2016年5月13日,VLM航空公司负债600万欧元后,在安特卫普法院申请破产保护。破产保护期为六个月。随后VLM计划通过扭转计划继续运营,该计划在2017年中期恢复收支平衡,主要关注改善现金流,稳定经营。在宣布破产保护措施后,由于重组计划专注于降低成本和最大化收入,一些飞行员离开VLM。VLM于2016年6月13日宣布终止其从沃特福德机场基地到伦敦卢顿的航班。2016年6月22日,包机公司People’sViennaline宣布取消其与VLM合同,理由是VLM提供的服务缺乏质量。随后VLM航空公司宣布破产。所有航班均取消、网站关闭。

  2016年9月9日,SHS Antwerp Aviation与VLM此前股东方达成协议。SHS Antwerp Aviation雇佣了15名员工开始运营。VLM于2017年10月30日重新启动伦敦城市机场至安特卫普航线。2017年10月,拥有5架A320的托马斯库克航空公司比利时停止商业运营后,2架飞机及部分航线、AOC被VLM母公司SHS AviationBV收购。

  2018年2月,荷兰FSAviation ManagementBV收购了前托马斯库克航空公司比利时的航线和飞机,改名为VLM航空(布鲁塞尔)VLM Airlines Brussels。2架A320中1架A320飞机被送回托马斯库克航空。剩余的1架A320(OO-TCT)用于包机航线。

  2018年4月24日,VLM宣布将于2018年10月1日开通从曼彻斯特到安特卫普和布鲁日的航线。这些计划在不久后被取消。2018年8月6日,VLM宣布停飞安特卫普到阿伯丁、伯明翰、科隆、马里博尔,慕尼黑和罗斯托克的航线。仅保留安特卫普-伦敦、苏黎世定期航线,以专注于包机运营。同时宣布其Fokker50机队退役,同时将购买1架新飞机用于包机运营。

  2018年8月31日,VLM在其股东决定进行清算后再次停止所有业务。2018年9月,VLM的3架Fokker飞机、发动机APU及其他部件、AOC、VLM的商标均被拍卖商代理拍卖。目前仅有已经独立的VLM航空(布鲁塞尔)仍在运营。

  1983年成立的瑞士SkyWork航空亦二度停飞

  SkyWork航空(SkyWork Airlines)是规模极小的航空公司,公司基地位于瑞士伯尔尼。在2017年仍在使用多尼尔328机型。2017年10月中旬,瑞士联邦民航局(FOCA)就曾宣布,若SkyWork未在冬航季来临前筹集到足够的资金,瑞士民航局将取消其AOC,SkyWork被迫取消2017年10月29日至10月31日航班。随后SkyWork获得融资证明,并于2017年11月1日复航。复航后SkyWork认为伯尔尼市场过小(伯尼尔机场2017年吞吐量18.2万人次,利润3.73万欧元),希望在巴塞尔寻求更多发展。

  SkyWork运营定期航线主要飞往西欧以及南欧的部分季节性休闲目的地。2018年SkyWork运力逐步更换为Saab2000。为了拓展市场,2018年7月,SkyWork与卢加诺机场签署协议,计划在卢加诺机场开展航空服务。随后其公布2018/19冬季计划,共计提供9个目的地,包括至阿姆斯特丹、柏林、汉堡、伦敦、慕尼黑、维也纳航线,此外还有格拉茨-柏林航线。

  2018年8月23日,SkyWork开始销售2019年夏季航线,包括伯尔尼-厄尔巴岛、卢加诺-厄尔巴岛、卢加诺-奥尔比亚、慕尼黑-埃尔巴岛、苏黎世-厄尔巴岛。

  2018年8月27日,SkyWork在伯尔尼商业登记处提交的文件中宣布其股本从1320万瑞士法郎(1150万欧元)增加至2770万瑞士法郎(2420万欧元)。该公司还计划发行14,500股新注册股票。由于SkyWork是一家非上市实体,因此无需申报投资来源。

  2018年8月29日晚,SkyWork航空公司在与新投资者谈判失败后宣布破产。该航空公司停止所有业务,并将其AOC交还给当局。根据SkyWork披露的消息,其与Zeitfracht就可能收购SkyWork曾进行谈判,于2018年8月20日召开会议,制定收购行动计划。Zeitfracht将向SkyWork提供过渡性贷款以缓解其债务。2018年8月28日Zeitfracht表示放弃收购SkyWork。

  SkyWork宣布破产后,包机公司Jet class计划执行SkyWork的伦敦城市-伯尔尼和慕尼黑-伯尔尼航线。另一家瑞士航空公司Helvetic Airways表示可能收购SkyWork部分资产。在SkyWork破产之后,Helvetic是伯尔尼唯一一家提供定期服务的航空公司。

  伯尔尼机场也受到SkyWork停飞的影响,其收入将减少三分之一。伯尔尼机场计划改变其业务模式,包括暂停第四阶段扩建项目,裁员以适应市场环境。

  小星球德国宣布破产重组 但并未停飞

  2015年10月在立陶宛与波兰运营航线小星球集团开始在德国市场投放运力,随后注册成立Small Planet Airlines GmbH,小星球集团持股80%。2016年5月12日,小星球德国获得德国AOC,并计划以包机航线为主。同期小星球与旅游运营商TUI与托马斯库克集团达成协议。2017年,小星球德国又与德国旅游运营商FTI Touristik和DER Touristik Deutschland签订合同,并以此方式争取德国四大旅游运营商的客户。

  2018年小星球德国已将其机队扩大到9架。其中6架属于德国公司,2架属于立陶宛母公司,另外湿租1架飞机。

  2018年9月18日,小星球德国申请破产,同时计划在重组期间继续运营。小星球德国为重组给出的原因是2018年夏季由于飞机延迟交付、市场人员短缺、包机的变化、不可预见的技术事件对小星球德国原本紧凑的运力安排带来影响,发生大规模航班延误和取消。小星球德国向乘客支付大笔赔付款,同时还支付额外费用更换飞机。这些都导致成本增加。小星球德国遭受财务损失迫使其根据德国法律申请重组程序。

  Azurair德国

  Azurair德国(AzurAir Germany)于2016年4月27日注册,总部位于杜塞尔多夫,开航初期接收3架334座的767-300ER,定位提供休闲目的地的包机航线。2017年7月3日Azurair德国开始正式运营。Azurair德国运营之初提供从杜塞尔多夫和柏林到帕尔马、埃及和土耳其的包机服务。2018年以来Azurair德国曾运营737-900ER机型。

  2018年8月,AzurAir德国计划从2018/2019年冬季仅使用1架波音737-900ER飞机。根据一份航空公司内部文件显示,AzurAir德国将裁减约90名员工。在伊斯坦布尔进行C-check检查后,该航空公司的767将转移到Azur Air Ukraine。2018年9月,由于人员短缺,AzurAir德国航班将外包至其他合作航空公司。AzurAir德国最终于2018年9月26日申请破产,并确认停止航空服务,并计划出售其AOC。

  持续亏损、航班取消延误带来的成本增加、没有稳定的航线运营、寻找新投资者的失败这些因素都致使该公司最终决定停飞。该航空公司的主要客户Anex Tour已表示将在未来与其他航空公司合作。

  第一航空对跨大西洋航线踌躇满志 飞机延期交付陷入困境

  笔者在《CADAS:高油价背景下欧洲航司破产仍将持续》一文指出,由于未来交付延迟造成的潜在损失,并考虑到航空公司所面临的低价格和高燃料成本的困难环境,2018年9月30日第一航空决定停止运营,PrimeraAir宣布该航空公司将于2018年10月2日起停止运营。第一航空给出的原因主要是2017年因严重的腐蚀问题导致一架飞机故障,第一航空不得不承担维修成本,导致损失超过1000万欧元。该航空公司的长途低成本航线运营始于2018年,受到“飞机交付严重延误”导致取消航班,并带来收入损失与赔偿。

  纵观近期欧洲宣布破产的5家航空公司,均呈现出规模小、包机或支线运营为主、定位不清晰、缺乏投资者、抗风险能力不足等特点。

  笔者认为三个方面因素造成这些公司经营陷入困境:

  2018年以来,国际油价持续攀升,欧洲航空公司激烈的竞争无法让成本转嫁到票价。

  2018年6-8月欧洲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延误,这三个月欧洲航班量超过320万次,同时产生了1060万分钟的延误-相当于20多年。超过2017年全年欧洲航路延误(930万分钟)。2018年6-8月延误同比增长150.2%、102.4%、102.1%。航空公司在此运营环境下延误、取消航班量增加,根据欧盟相对严格的EU261准则,航空公司需要对旅客进行赔付,以航程≤1500公里的航班为例,导致旅客延误超过2小时以上,赔偿250欧元,赔偿金额远超多数低成本航空平均票价。这无疑增加了航空公司成本。

  由于柏林航空破产,易捷航空与瑞安航空相继完成相关收购,2017年12月15日,易捷航空完成柏林航空泰格尔机场的业务收购,并紧接着在2018年1月重新开始在该机场的航班运营,并成为在该机场的最大承运人。2018年3月20日,瑞安航空与Laudamotion(劳达航空)拥有者劳达签订协议,瑞安航空初期将购买尼基航空24.9%的股份,并将在欧盟竞争委员会(EU Competition Commissioner)批准的前提下尽快提高至75%。目前瑞安航空已获批此次收购。劳达航空运力均投放在德语系国家(德国、瑞士、奥地利),在杜塞尔多夫投放运力最多。易捷航空与瑞安航空的收购无疑加剧了德语系国家航空市场的竞争,上述破产公司中的4家都与德语系国家航空市场关系紧密,难免受到低成本航空的冲击。

  油价持续上涨及行业内不断地整合让欧洲航空业巨头化趋势明显,规模小的公司往往因缺乏足够的竞争力而难以为继。预计仍有欧洲的中小规模航空公司在2018-2019年期间面临破产或被兼并的选择。
 

    私人飞机网 www.sirenji.com
    本文链接地址:近期5家欧洲航空公司相继宣布破产引关注

分享到:

航校报名

*航校名称:
*驾照类型:
地 区:
*你的姓名:
电子邮件:
*留言内容:

大家喜欢看的飞机